574789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574789.com >
佰腾美食广场开业半年就要封闭改造 还要商户交改造费
发布日期:2019-11-19 14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位于圆西路佰腾数码广场一楼的美食广场,商户刚入驻半年,租房合同还未到期,商场管理方就要封闭改造,还要向商户收取装修改造费及保证金,这让商户无法接受。在双方协商过程中,部分商户质疑当初签的租房合同有问题。

  10月27日下午1点,佰腾数码广场一楼的美食广场正门已被封闭,围挡上写着“装修进行中,敬请期待”的字样,留着一个招商热线电话。记者沿着佰腾数码广场走了一圈,发现进出美食广场的另外3道门也被封闭了,仅在广场后面留有一道门供商户出入。

  记者进入商场后看见,偌大的一个美食城异常冷清,没有一家商户在营业,也没有一个客人。此外,整个美食城还有点脏乱,一些废弃的杂物被随意丢弃在角落。

  在美食城内一家经营烧饼、烤肠的小铺前面,四五名商户正在商讨对策。他们介绍,美食城是10月25日晚上封闭的,“口头通知是升级改造”。

  一名陈姓商户说,他是在今年3月才入驻美食城的,原本经营正常。但10月25晚,市场管理方突然带着工人将市场的5道大门全都封闭了起来,“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,这让我无法理解”。

  杨先生今年5月进驻美食城,同其他商家不同的是,他是通过转租的形式进驻美食城的。“当初转让费、装修、房租加起来就花了9万元,现在才经营几个月就说要封闭改造,这实在让人不能接受。”

  经营正常的美食城为何突然封闭,事实是否如商户们所说?这时,美食城又进来了2名男子,商户们说:“他们就是美食城管理方的人。”

  2名男子进入美食城后,环视一周,其中一名男子说:“明天把这些桌子凳子全部清理出去。”然后就径直走了出去。记者上前表明身份后,一名男子说:“有什么事情你去找田光军,不要找我。”记者又追上前去,另外一位自称姓王的男子拦住记者并说道:“我们没什么好说的,我给你看下这两样东西,你就明白了。”

  随后,他掏出手机给记者看了两份文件,一份是《昆明佰腾美食广场管理处至(此“至”为函中原文)商户函》,函文称:“美食城于2019年3月9日试营业至今已有7个月,现我公司人员发现进到美食城消费的客流大不如前,本着大家互利共赢的原则,我公司将对美食城进行升级改造,时间为10月20日至11月30日,为期42天。”

  函文还称:“本次改造将对现有设施进行拆除,装修过程中将整体封场,商户无法营业。请各商户在2019年10月20日之前到美食城管理处进行相关登记、续租或签署解约协议,如指定时间内未登记,我方将视为对本次升级改造无任何疑问,也不进行相关续租事项,我方将视为放弃该租赁席位处理。”

  函文末尾,落款为“佰腾美食广场管理处”,时间为“2019年10月14日”。记者注意到,该文件落款的方式有别于一般的函文或公告,一是落款公司或者部门应在日期之前,此文件颠倒了顺序;二是此文件上没有盖章。

  另外一份文件则是“关于10月20日佰腾数码广场美食城整体封场装修的通知商户签字表”,该签字表上,列有商户名称、法人签字,已收到函件、日期4项。记者看到,在签字表上,共有美食城28位商户签字并附上了手印,有4家没签。其中,签字的一些商户在“法人签字”一栏中写的“撤场”,一些商户则写的姓名,签字的商户均在“已收到函件”中注明了“已收到”。

  给记者看完两个文件后,该名男子还对记者表示,他不具体负责这个事情,“如果需要采访,就去找田光军”。男子给了记者两个电话就走了。

  随后,记者再次回到美食城,拿出上述文件给商户们看,上述李姓商户对记者解释称,这个文件他们都签过。“签的时候说是续租的只要同意签字,就给我们每个月降2000元的房租,我们是听到这个才签的。但签完字后,他们过了几天就来跟我们说,如果要续租,就让我们缴纳3万元的装修费以及4万元的保证金给他们,这个我们肯定接受不了。”李先生接着说,“今年3月份我们进来的时候,市场方说是让我们自己装修,费用自理,现在我们才装修好几个月,又说要装修升级,还要收费,这不合理。”

  田光军是谁呢?商户们解释称,田光军和上述两名男子,就是美食城的负责人。“他们三个是合伙人,现在他们称田光军退出了,刚才进来的个子较矮的,叫宋保健,就是目前的负责人。以前,和我们签合同的就是田光军,现在他就让我们去找他。”

  合同上面是如何约定的?田光军能找到吗?记者当即拨打了王姓男子给记者的两个电话,均未拨通。商户赵先生说:“昨天我们打通过田光军的电话,电话中田光军说他已经退出了,有事情找现在的负责人,而宋保健又让我们找田光军,他们两边就是在踢皮球。”

  随后,赵先生拿出了他当初签的合同。合同里面,出租方(甲方)一栏中仅有一个“昆明丙坤物业管理有限公司”的合同专用章,另外,承租场地的位置上仅有一个“29号”,并未标明承租场地的具体位置。管婆特马彩图,此外,合同中约定了场地面积、租期等事项,在合同末尾需要盖章和签字等甲方一栏中,甲方、法定代表人签字、所驻地均未填写,也未盖公章,仅有一个经办人和联系经办人为“田光军”。

  同一个美食城,今年5月份商户杨先生签的合同又是另一个版本。他的合同里面,首页有一个场地租用协议,盖章为“7世界美食广场”。但在内文中,甲方却变成了“宋保健”,无联系方式,也无身份证号码等证明是合格甲方的信息,在约定的租期、场地等条款中,盖章又是“7世界美食广场”,在合同中末尾甲方信息一栏中,甲方又变为“宋保健”,无手印也无公司盖章信息。

  “这些合同我昨天找熟悉法律的朋友看了,他说这个合同有点问题。”商户赵先生表示,他们拿了合同去找宋保健,“但他说有问题可以报警或去法院起诉。”

  随后,记者再次陪同商户去美食城管理方办公室了解情况,但没有找到相关的管理人员,该公司负责人的电话也一直未能拨通。记者又找到佰腾数码广场的商场管理方,该商场的一位值班经理称,佰腾美食城属于对外承包的区域,该市场的任何经营活动他们并不知晓。几方协调无果后,商户们只好把相关情况反映至文林派出所,本报将持续追踪报道此事。

  针对商户的求助及质疑,云南三仪律师事务所主任黄建军表示,从整个事情来看,双方主要是在装修及保证金的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,这一点可以先协商,如果协商不成可诉讼至法院。此外,从合同上来看,他认为没有什么问题,“两个都有盖章,而且盖在前面也算,目前,就要看合同里面双方的约定,根据约定来进行维权”。

Power by DedeCms